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奉化到医院做人流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0:35:1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奉化到医院做人流多少钱,奉化做人流医院哪家好,北仑好医院人流,慈溪哪个做人流的医院,宁波华美网络挂号,北仑哪家医院妇科比较好,北仑哪个医院妇科最好

原标题:机长百万年薪 黄金身价背后的N个秘密

生活报4月9日讯 飞机刚一起飞,就遇到了鸟击,导致一个发动机失效;因一个发动机故障迫降,眼看就要落地,另一个发动机又遇到了火情……这些都是机长在驾驶民航飞机、保证乘客安全时,需要科学应对的紧急状况,而他们的决断时间往往是分秒之间。正是相较于普通飞行员多了一份这样的“能力”和“责任”,民航机长们拿着六十七万,甚至高达百万的年薪。那么,一名机长黄金身价的背后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?他们光鲜外表下的真实生活又是什么样的呢?近日,生活报记者采访了南航、川航的三名民航机长,为读者揭开机长黄金身价背后的N个秘密。

【秘密一】

突发情况模拟演练失误也没事?机长:演练如同真飞行经常吓出一身汗

“从一名飞行学员到成为副机长再到成为一名真正的机长,其间的培养周期很漫长。就算你什么都不耽误,先进行模拟机的改装,完成各项考核、检查、跟飞、代飞,从A类副驾驶慢慢成为C类副驾驶,能保证足够的飞行小时,每年参加必不可少的复训,最快也要七八年的时间才能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机长。”31岁的南航黑龙江分公司机长李茂宇告诉记者:“机长这个称呼听着挺光鲜,但职业道路走起来并不平坦,学习和训练始终伴随整个飞行生涯。而且,即使成了机长,每年也要完成相应的模拟演练,无论是身体还是技术,有一样不合格都会被停飞。”

说到模拟演练,李茂宇说,快速、正确应对各种突发状况,是每一个民航机长必须具备的能力。他告诉生活报记者,他最难忘的经历就是第一次进行突发情况模拟演练,“当时教员设置了一个非常极端的特殊险情,我操纵到最后,感觉没有任何办法能将飞机挽救回来,甚至产生了放弃的念头,结果被教员狠狠地批评了一顿,他对我说,别以为模拟演练不是真的飞行,这样的状况很有可能在日后飞行中遇到,如果处理不当,会关系到机上每一位乘客的生命和背后的每一个家庭。教员让我想尽一切办法把飞机平安落到跑道上,而我被‘骂醒’后,也真的做到了。”李茂宇说,这就是机长的责任和必须具备的能力。当然,这种必要的模拟演练,对机长们来说也是最辛苦的,因为演练如同真实飞行,可一大部分的操纵系统又都不能用,这对机长操纵飞行的能力要求非常高,经常是在演练结束后发现被吓出一身汗。

【秘密二】

飞行很酷、很快乐?机长:生死关头全凭我们做终极决策

民航客机如今一般都带有辅助驾驶系统,但起、降两个飞行安全的关键阶段,主要还是靠人来完成。一旦遇到问题,生死关头,全凭机长一人做出终极决策。飞机刚一起飞,就遭到鸟击,造成一个发动机失效,此时该怎么办?这是南航机长李茂宇在一次模拟演练中遇到的情景。李茂宇说,根据经验,发动机失效,要进行单发落地操作,机长首先要稳定飞机的姿态,然后上升到安全高度,再返场落地。其间,机长会要求乘务长向旅客做出广播提示,请旅客不要恐慌和乱动,以免影响飞机平衡,不利于排险。

如果你认为“险情”就此结束,那就错了,上面的模拟,往往只是“初级情况”,而机长排险的模拟演练,遇到情况几乎是叠加的,处理起来更棘手。李茂宇接着说,就在处理完一个发动机失效的突发状况并准备落地时,模拟演练又显示:起落架已经落下,可另一侧发动机也发生了火情,如果此时处理不及时,就会引发爆炸或者其他情况。该怎么办?“我的第一反应是,这个发动机虽然有火情,但是还有一定推力的,坚持到落地应该没有问题。”在李茂宇的决策下,他一边把飞机飞向跑道,一边向机场管制员发出“mayday mayday mayday(国际遇险无线电呼救信号)……示意机场配备消防、急救等力量准备救援,等飞机停稳后立刻实施灭火和引导机上乘客紧急撤离。“作为机长,我要最后一个离开飞机,要在客舱里再走一圈,确保每一个乘客都下机。”李茂宇说,单发落地和双发失效都是飞行员平时必练的科目,通不过就别想成为机长!

【秘密三】

身价百万日常生活很潇洒?机长:工作忙压力大亲朋欢聚是奢望

“可能很多人认为,机长身价百万、职业光鲜,他们穿着制服,手插兜,拉着箱子,领着一队空姐走在候机楼里……那画风是多么英姿飒爽啊!可是,又有多少人能了解这光鲜背后担负着多少责任和压力?”一位机长的妻子曾在一篇微文中这样写道。耿月雷,南航黑龙江分公司机长教员。相较于机长,他的级别和薪金更高!“每个机长教员的工资都在百万以上,可是,因为太忙,平时基本没时间陪家人。”从1999年至今,41岁的耿月雷已从事了17年的飞行工作。他说,别看机长一般飞三天或四天休两天,可业余时间大多花在了学习上。机长每年有20天疗养假,可以去旅游,但有家庭的一般不会自己去玩,平时聚少离多,一般都选择陪陪家人。

除了压力、不能陪伴家人,渴望朋友、家人之间把酒言欢,更是飞行员难以企及的。川航机长霍志超,35岁,共积攒了近4000小时的飞行时间,通过各种考试与选拔,在2015年成为一名机长。他告诉生活报记者,因为工作原因,飞行员有严格的用餐、饮酒规定,飞行前一天绝对不能饮酒,也不能吃不洁食物,如果飞行当天出现身体不适状况,更不能参加飞行。而且,虽然工作时间实行的是排班制,但根据情况调整,一个电话被叫去飞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的。“所以,我们根本不敢约朋友,叫你去吃饭或者你请客,结果却放人鸽子,谁总遇到这样的朋友,都会不开心的。”霍志超说,诸多限制让飞行员的圈子变得很窄。其实,生活中他最期盼的事,就是能和家人朋友一起轻松地聊聊天、喝喝酒,完全无压力地放松一下。

【秘密四】

万米高空看云海很惬意?机长:遇积雨云得绕行最怕闪电袭击

乘坐飞机,穿行在天空,透过小窗看云朵,奇形怪状,变化多端,甚至宛若大棉花糖一般趣味横生,是一种非常不错的“视觉感受”。可是,在机长眼中,云海却没有那么让人感觉轻松、惬意。

川航机长霍志超就告诉生活报记者,每次飞行前,飞机都会经过严格的检查,所以最大的风险因素不是来自故障,而是多来自外界。“在飞机驾驶舱里,确实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云,像一些塔状云,很高的那种,确实很漂亮,不过在我们眼里它同时暗藏危机,所以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。当我们看到前方有积雨云时,首先要想办法避开它,因为闪电可能就在积雨云中产生,它对飞机的电子设备有致命的影响。想要避开闪电,最好的方法就是离积雨云远一点儿。”此外,因为大型民航企业的飞行计划是全国统筹安排的,并不完全固定,而是可能随时调配机长改飞其他航线,所以机长的脑海里必须储备大量的各地机场信息,如遇到天气异常或旅客突发疾病等状况,除了起、降机场之外,还要随时第一时间找到备降机场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在宁波华美医院做人流多少钱